首页 >> 人物风采

胡友义

    2014年09月18日 
无论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鼓浪屿都是我永远的故乡。把毕生收藏的钢琴放到钢琴博物馆,是将自己最珍爱的东西搬回家

胡友义

追思胡友义先生

胡友义生前被厦门市政府授予荣誉市民,曾荣聘市海联会三届、四届名誉会长

 

712日,澳大利亚时间7:00,鼓浪屿钢琴博物馆、风琴博物馆的捐赠者、旅澳华人收藏家胡友义先生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医院因病逝世,享年77

胡友义19361115日诞生于鼓浪屿,在鼓浪屿度过了少年时代,青年时期远赴比利时求学深造,之后在澳洲经商创业,中年以后定居澳大利亚墨尔本。正如他自己所说:不论在世界任何地方,鼓浪屿都是我永远的故乡。我把我毕生收藏的钢琴放在这里展览,是我将自己最珍爱的东西搬回家。

胡友义先生倾尽家资在欧美各地收集钢琴、风琴和管风琴,从1999年开始,将这些珍贵的西洋乐器陆续运回鼓浪屿,分别于2000年和2005年创办了鼓浪屿钢琴博物馆和风琴博物馆。他曾说:琴岛必须有让人了解钢琴的地方! 追思胡友义先生

胡友义先生对鼓浪屿充满了热爱和眷恋,他对鼓浪屿的发展规划、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等多方面的工作都极为关心,给予了许多指导,提出了许多宝贵建议。

他在弥留之际还念念不忘地叮嘱,要加强鼓浪屿的综合整治,加强鼓浪屿的艺术教育,要让鼓浪屿回归高尚、优雅、精致。他为鼓浪屿耗尽了毕生的心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胡友义先生的夫人说:胡友义先生对世间那么留恋,对没有完成的工作感到内疚,他一早吩咐我将他的骨灰带到鼓浪屿撒在钢琴博物馆附近的海边。据悉,胡友义先生的遗体火化定于717日,待骨灰回到鼓浪屿时,鼓浪屿管委会将为胡友义先生举办追思会。

鼓浪屿管委会主任曹放表示:胡友义先生与世长辞,使我们失去了一位杰出的爱国华人,失去了一位卓越的艺术家,失去了一位令人敬仰的长者。鼓浪屿人民将永远怀念胡友义先生!胡友义先生的英名,将永远镌刻在鼓浪屿的史册上!

巨资买琴 衣服破了却补补再穿

几十年来,胡友义在亚洲、欧洲、美洲等地搜罗有历史价值的钢琴,不计一切代价购买。有一次,他想买下一架非常有历史价值的钢琴,可是钢琴主人开价很高,表示想要这架钢琴就用别墅来换,结果胡友义先生真的用一栋别墅去换这架钢琴。

鼓浪屿申遗顾问彭一万表示:鼓浪屿之所以成为音乐之岛、钢琴之乡,除了历代鼓浪屿人的努力外,同时也与胡友义先生捐赠成立钢琴博物馆和风琴博物馆密不可分。

胡友义先生为鼓浪屿倾资无数,但在自己的饮食、衣着方面却十分节俭。他几乎很少穿名牌,衬衫也是几十元一件的,一些衣服破了,补一补继续穿。胡友义先生的挚友、鼓浪屿管委会工作人员王建文告诉记者,在澳洲,胡友义先生与上流社会有诸多接触,讲究审美品位,很会搭配领带服装,但素来只求简朴整洁,不愿在自己身上花大钱。

爱琴如子 降温时为钢琴盖毛毯

胡友义一生无儿无女,他曾说过:把自己收藏的钢琴和风琴当成最宝贵的儿女,把儿女奉献给家乡就心安理得了。

鼓浪屿管委会工作人员王建文告诉记者,为了防止心爱的钢琴在搬运过程中发生闪失,胡友义先生和太太亲自监督包装和运输,运到鼓浪屿后也亲自查看各种零件是否齐全。

墨尔本的夏季非常炎热,白天温度高达40,可一到夜晚又会陡降至24左右。急剧变化的温差,有损钢琴的音板。胡友义夫妇每天都要密切地关注天气的变化,像照顾新生婴儿一样精心呵护这些娇贵的乐器。除了常规的除尘、上腊、调音、试弹以外,在降温时还细心地为它们盖上毛毯,冬天要终日开着暖气以除湿。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钢琴博物馆和风琴博物馆每一架钢琴和风琴的摆放位置、壁画的布局乃至琴灯的放置,都是胡友义先生亲自设计的。原钢琴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胡友义先生甚至在大晚上的时候从澳洲打国际长途给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说哪一架钢琴要放在哪里更为妥当,哪一面墙应该挂上相应的画,就好像钢琴博物馆和风琴博物馆永远都在他的脑海里一样。

培养演奏家,让管风琴响起来

胡友义先生买下那台世界最名贵的管风琴后,一直苦于鼓浪屿上没有人会弹,希望找一个能让他放心的年轻人来做这件事。为了打破风琴博物馆只有管风琴却无人能弹的窘境,胡友义把鼓浪屿的孩子方思特带回家里亲自教,把她培养成为管风琴演奏家。

据悉,方思特之前一直学的是钢琴,去学习管风琴相当于是去学一个全新的专业。然而,得到胡友义先生这么大的信任,方思特非常感动,于是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放弃了已经申请好的去美国深造的机会,开始自学管风琴,胡友义还联系澳大利亚的管风琴老师来给方思特上课。三个月的澳洲管风琴学习,使方思特的琴技有了一个非常大的进步。3个月后,方思特在墨尔本市中心的一个大教堂开了管风琴音乐会,胡友义专门赶很远的路去听。

如今,方思特是鼓浪屿风琴博物馆馆长, 而风琴博物馆也完成了从静态动态转化。

胡友义先生一直告诉我,音乐做得好不好,不是你有没有拿到更多的证、考更高的级,而是你有没有感动更多的人、有没有让更多的人喜欢音乐。他是鼓浪屿的音乐人,不管在音乐方面还是生活方面都对我有很大影响。他是个亲切、风趣的长辈。方思特说。

胡友义先生曾对方思特说:最大的奉献应该给自己的家乡,很多到外面的人最后都会认识到这一点,而你可以从年轻就开始做这件事情。

(海西晨报 记者 李凌 见习记者 白若雪 晋君)

附:胡友义生平

胡友义1936年生于鼓浪屿,祖籍福建龙岩永定县下洋镇中川村。20世纪初,外国传教士把钢琴带进了鼓浪屿,先是在教会办的学校、医院演奏,后来习琴者越来越多;到20世纪中叶,全岛钢琴拥有量达500多架,居全国之首。这座小岛养育了像周淑安、林俊卿、殷承宗、吴天球、许斐星、许斐平、陈佐湟、许兴艾等一批蜚声乐坛的钢琴家、歌唱家、指挥家。

胡友义的祖父胡五宏在厦门开药店,他收藏古董的爱好影响了胡友义的一生。父亲胡德开爱好音乐,当时上一节钢琴课学费昂贵,要5美元,但他很支持儿子学琴,还经常带胡友义到三一堂听钢琴演奏;母亲林碧玉是台北茶叶巨商的爱女,从小饱读诗书又诚奉基督教,喜欢唱歌、弹琴,出嫁时娘家就陪送了风琴。耳濡目染,胡友义从小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父亲为他买来一架钢琴,请名师教他弹奏。十多岁时,又送他到上海音乐学院就读。十多岁时,他到上海音乐学院就读,师从著名音乐家李喜乐和钢琴家顾圣婴。20世纪60年代开始,胡友义到香港教授钢琴和演出。1965年,他获得比利时政府提供的全额奖学金,赴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学习,主修管风琴和钢琴演奏艺术。1960年,23岁的胡友义到香港教授钢琴,获得了一笔奖学金后赴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深造。

1993年回到阔别30多年的鼓浪屿,深爱故乡的胡友义想到要利用自己的知识、特长和财富为鼓浪屿作出贡献,于是提出要在菽庄花园听涛轩创建钢琴博物馆的建议。建议被采纳,更激发了他的爱国爱乡之情。此后的1999年至2010年10年间,胡友义一边在世界各地寻访发现名贵古钢琴,一边用自己多年积蓄买下来,陆续运回鼓浪屿。钢琴博物馆一馆、二馆先后建成,又修建了钢琴长廊。

建设钢琴博物馆的过程中,胡友义又产生了要在八卦楼创建风琴博物馆的想法,并开始在世界各地寻访发现有价值的风琴。2005年,筹备2年多的风琴博物馆预展时,已有大型管风琴、簧片风琴、电子风琴、手风琴、口琴等上百种。当时,胡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雄心勃勃地提出要建一个馆藏超过400架、世界规模最大的风琴博物馆。

钢琴博物馆和风琴博物馆为百年钢琴之岛注入了新的青春生命,使鼓浪屿成为海内外游客和音乐爱好者的艺术圣殿,开馆至今参观者已逾千万人次。

胡友义一生没有儿女,他把自己收藏的钢琴和风琴视为儿女。听着鼓浪屿的涛声长大,多年飘泊海外的胡友义曾说:无论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鼓浪屿都是我永远的故乡。把毕生收藏的钢琴放到钢琴博物馆,是将自己最珍爱的东西搬回家。

弥留中的胡友义一直牵挂着未建成的风琴博物馆,他用最后的力气叮嘱夫人黄玉莲:要将他的骨灰带回鼓浪屿,撒到钢琴博物馆附近的海湾里。他要回到故乡,守候自己的儿女。

鼓浪屿是胡友义一生的骄傲,无私挚爱故乡的胡友义无疑也是故乡鼓浪屿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