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厦门 >> 学习嘉庚精神

陈嘉庚先生与新中国的诞生

    2014年08月14日 

陈嘉庚先生与新中国的诞生

——记述陈嘉庚回国参加新政协的往事

 

1940年延安之行首次会面后的1949年,毛泽东再次邀请陈嘉庚北上,请他参与商议新中国成立前的诸多事宜,共同为迎接新中国成立之日的到来献计献策。而陈嘉庚也再次代表数万海外华侨,充分表达了他们对祖国的热爱,因为祖国永远是海外华侨坚强的后盾。

 

 

响应中央“五一口号”,积极支持倡开新政协会议

1947年下半年,人民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辉煌胜利,解放区土地改革的深入进行,以及国民党统治区爱国民主运动的蓬勃发展,标志着全国范围的新的革命高潮已经到来。1948430日,中共中央发布23条《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其中第五条最引人注目: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1]

号召发布后,得到各民主党派、社会各界包括海外侨胞的热烈响应,纷纷致电中共中央和毛泽东。54日,以陈嘉庚为首的新加坡华侨在新加坡召开“新加坡华侨否认蒋介石为中华民国总统大会”,陈嘉庚代表新加坡120个华侨团体致电毛泽东,响应五一口号:“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先生:贵党中央本月一日呼吁召开新政协,讨论建立联合政府,海外侨胞,闻讯欢跃。本大会本日在星召开。坚决否认蒋介石为总统,并一致决议,通电响应贵党号召,盼早日召开新政协会议,迅速建立联合政府,以解除人民痛苦,保障华侨利益。”[2]

因电讯不畅通,毛泽东收到电报的时间较晚,于101日复电:“陈嘉庚先生并请转各地侨胞民主团体及一切主张民主的侨胞公鉴:五月四日新加坡侨团大会来电及南洋各地侨团函电,因交通阻隔,今始奉悉。诸先生关怀祖国,赞助敝党五月一日对时局主张,热心卓见,无任感佩。诸先生与各界侨胞对于召集新政治协商会议的各项具体意见,尚望随时电示,以利进行,实深企盼。”[3]电文实际隐含了中共诚邀华侨回国参政议政之意。据相关研究人士分析及相关资料显示,毛泽东对诸多华侨来电回复的只有以陈嘉庚为首的新加坡华侨来电。[4]

此外,19481023日,高岗、李富春与在哈尔滨的民主人士就《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举行第二次会议。他们除同意中共所提参加新政协筹备会各单位外,提议将“南洋华侨民主人士”改为“海外华侨民主人士”等。[5]113日,中共中央同意将“南洋华侨民主人士”改为“海外华侨民主人士”,但其代表人物仍应以南洋为主,因南洋华侨响应五一口号者最广最多。[6]可见,中共中央对南洋华侨之重视。

 

 

毛泽东邀请陈嘉庚回国参政

五一口号发表后,中共香港工委找到与陈嘉庚关系密切的庄希泉,请他赴新加坡与陈嘉庚联系。庄希泉到新加坡拜会了陈嘉庚,转达了中共要他回国参加政协会议的真诚邀请。

1949120日,陈嘉庚收到了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亲笔邀请信,邀请他北上共商国事。[7][8]陈嘉庚接到邀请后,十分激动,当即复电:“革命大功告成,曷胜兴奋,严寒后决回国敬贺。”[9]4月初,70多岁的陈嘉庚,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528日,陈嘉庚由庄明理、张殊明陪同,乘船离香港北上前往天津、北平。63日,陈嘉庚一行抵达天津。64日,乘火车到达北平,受到林伯渠、李维汉、董必武、叶剑英、李济深、沈钧懦等及在北平的华侨学生、青年二百多人的热烈欢迎。[10]随即由周恩来陪同一起去香山见毛泽东。畅谈间,毛泽东对陈嘉庚说:“全国基本解放了,我们要成立新政协,请您来参加。”陈嘉庚说:“我不懂政治,也不会讲话,我不敢接受。”周恩来说:“华侨的首席代表您不当,能请谁来当呢?您德高望重,这又是建国大事。您不懂普通话不要紧,有庄先生翻译嘛!”还说,最要紧的是大家的心能够相通。例如我们同蒋介石谈话,语言是完全通的,可是彼此的心不相通,所以双方过去谈判了那么多年,总谈不拢来。[11]毛泽东、周恩来推心置腹的交谈,使陈嘉庚十分感动,遂打消了一切顾虑。[12]

 

 

在新政协筹备会开幕上发言

1949615日,经过若干次的协商,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隆重开幕。毛泽东、朱德、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和陈嘉庚依次走上台,发表了极富开国意义的讲辞。在开幕式致辞的最后,毛主席与陈嘉庚不约而同都喊出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的口号。

陈嘉庚在发言中再次阐述了对蒋介石政府的失望,以及对中共领导的欣喜和欢迎,并表达会全力支持新政协会议的召开,以及拥护民主联合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13]

 

1949620日,陈嘉庚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发言

(《人民日报》1949620日,第五版)

 

1949620日,陈嘉庚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发言内容

(《人民日报》1949620日,第二版)

 

 

积极支持筹备会

随后,陈嘉庚不但被选为21位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之一,还主动报名参加了筹备会在常务委员会下设6个小组中的第六小组,负责拟定国旗、国歌、国徽、国都和纪年方案。此外,陈嘉庚还参加了国号之争。

 

国旗

对于国旗方案的制定,第六小组先在《人民日报》等各大报纸连续多日刊登征集启示广泛征集,仅国旗方案一项,就收到19202992幅图案应征稿件。此外,每个人还积极献计献策。陈嘉庚一开始比较赞成镰锤交叉(或称镰刀斧头)并加五角星式样的。他还专门设计了一款中国式的镰刀斧头图案。他说,中国有中国式的镰刀、斧头,不能因苏联用了,我们就不用。这是最好的代表工、农建国的图案,许多来稿都说了这个问题。[14]

大家众说纷纭,各持己见。上千副图案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剩下几十副。为了评选时不带任何偏见,周总理指示把这几十幅图案不写作者姓名,按类编号,组册,发给每一位委员再进行评选。陈嘉庚保持一贯敢想敢言的作风,积极发表自己的看法。914日的第六小组全体会议上,一开始,组长马叙伦就转述了陈嘉庚的意见,“陈先生的意思是,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政权是工人阶级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主张不用苏联的镰刀斧头,还亲自动手做了一个样式呢。……”此外,他还介绍了对比较满意的17号和11号国旗的看法,叙述了毛主席“国旗上不一定要表示工农联盟,在国徽上也可以表明”的意见。这时,陈嘉庚神态认真地接过话说:“11号国旗图案13是白色,远看好像在下半旗。印尼也是白色国旗,稍远点就区分不出来了……毛主席的意见原则上是好的,在国旗上是否要表明工农联盟,黄色代表黄河,黄星是否代表共产党领导的政权,还是要考虑的。”[15]

之后,在多次反复研究后,复字32号国旗图案——“五星红旗”脱颖而出,获得毛主席的首肯。926日晚,毛主席拿起一张放大了的五星红旗图案,说:“我看这个图案反映了中国革命的实际,表现了我国革命人民大团结。不但现在要团结,将来也要团结,我看这个图案是较好的图案。”毛泽东话音刚落,丰泽园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参加座谈会的代表一致赞同毛泽东的意见。这时,陈嘉庚站起来发言,谈自己的感想:“我从东北回来,我很关心国旗问题。我完全赞同毛主席讲的‘复字32号’国旗图案。”

这样,五星红旗获得大家的一致赞同,最后经新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16]

 

国号

对于国号的拟订,是由第四小组负责。经过反复讨论和征求意见,确定把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然而,在提交的文件、共同纲领和政府组织法中,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还都带着一个括号和“简称中华民国”6个字,这容易使人与辛亥革命时建立的“中华民国”混为一谈,造成误解。因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后面是否要加上“中华民国”的简称,成为一个争辩激烈的焦点。

926日上午1130分,周恩来亲自主持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举行的午宴,请张元济、何香凝、马寅初、陈嘉庚、黄炎培等18人商谈重要问题。宴会前,周恩来谦逊而严肃地表明此次宴请各位长者的目的,是常委会特叫他来征求老前辈们对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括号‘简称中华民国’的意见。各位长者这才明白午宴主题,无不为共产党人办事的认真态度和民主作风所折服。

对于要不要简称的问题,大家各持己见。黄炎培、何香凝、美洲华侨领袖司徒美堂、民盟领导人张澜、陈叔通、教育学家车向忱、法律专家沈钧儒等发过言后,陈嘉庚这时也站起来讲话。他一口厦门话,旁人听不懂,由秘书庄明理译成普通话。他说:“我也不同意用括号里的简称。大家对中华民国决无好感。落后的人可能一时不会习惯,但过些时候就会好了。”[17]

会上的态度成了一边倒,除黄炎培主张用中华民国简称外,其他人几乎都反对用这个简称。最后,周恩来作小结,介绍了文件草案上有这个用括号和“简称中华民国”的缘由。927日,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讨论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政府组织法时,一致同意并决定去掉国号后面的“中华民国”简称。[18]

 

 

在新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发言

19499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24日,陈嘉庚代表海外华侨民主人士在大会上发言他对大会通过的三部草案“表示完全接受和极力拥护”,并表示:“本席代表海外华侨民主人士以及爱国侨胞,对于这三个草案无保留地予以接受,通过以后,并愿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与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其他爱国民主分子努力促其实现。”[19][20]后经大会选举,陈嘉庚、司徒美堂等6位华侨代表被选为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陈嘉庚还被选为政协常务委员,后任副主席。

1949101日,庄严的开国大典仪式上,陈嘉庚和600多名政协代表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游行队伍。[21]之后,陈嘉庚参加了多届全国政协会议,为新中国的建设积极献言献策,将自己最后的光辉和余热撒在了祖国大地上。

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合影(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七日)

 

19496月,新政协筹备会全体代表合影

 

 


 
新加坡华侨响应中共“五一”号召致毛泽东电(一九四八年五月四日)

 

 


陈嘉庚在新政协筹备会上发言(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五日)

《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263

 

 


陈嘉庚在新政协第一次会议上的发言(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四日)

《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399

 

 

参考文献:

[1]《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版,P3

[2]《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版,P5P192

[3]《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14

[4] [12] [21] 任贵祥,毛泽东与陈嘉庚交往论略,《党的文献2010年第3

[5]《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16

[6]《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18

[7]《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31

[8]《毛泽东书信选集》,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288页。

[9] 高迅莹:《陈嘉庚与高云览》,《回忆陈嘉庚文选》,第148页。

[10]《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57

[11] 童小鹏:《风雨四十年》(第2部),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181页。

[13] 陈嘉庚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五日) 《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263

[14] [15] [17] [18]新政协筹备会——--新中国开国序曲http://ourzg.com/bbs/read.php?tid-147188-page-2.html

[16]五星红旗的诞生!(转自中国红色文化网)

http://blog.163.com/alen_zj/blog/static/69304432200783014747850/

[19]华侨民主人士首席代表陈嘉庚一届政协全体会议上的发言(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P399

[20]《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各单位代表主要发言》,《人民日报》1949925日;

 

 

其他参考资料:

[1]亲历者的记忆:协商建国(胡乔木李济深等回忆建国)

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250003/0000FVRW.html

[2]新政协筹备会各小组名单,1949.06.21

http://www.huadu.gov.cn:8080/was40/detail?record=28397&channelid=48004

[3]共和国脚步——1949年档案(视频图文)

http://www.gov.cn/test/2009-06/19/content_1344790_2.htm

[4]共铸乾坤——纪念陈嘉庚先生回国参政60周年,《集美校友》,2009.4P14-16

[5]侨领眼中的新中国——1949年陈嘉庚回国考察始末,曾昭铎  http://www.fjdsw.com/h091509-1.htm

[6]陈嘉庚对祖国的贡献,

http://www.rwabc.com/diqurenwu/diqudanyirenwu.asp?people_id=974&id=7518&p_name=陈嘉庚

 

 

 

(陈俊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