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厦门 >> 学习嘉庚精神

黄周规与陈嘉庚先生的密切往来——记印尼爱国侨领、集美校友黄周规先生(下)

    2014年08月14日 

嘉庚式人物之六:

黄周规与陈嘉庚先生的密切往来

——记印尼爱国侨领、集美校友黄周规先生(

 

1939年函件交往开始,到1941在爪哇首次见面;1945安排迎接陈嘉庚安全返新、组织欢迎会;1947年在陈嘉庚安全返新后在新加坡的第一次见面、1953年在国内北京、上海、厦门、集美多地的拜访和面谈;1958年去上海、集美探望病后的陈嘉庚;直至1959年在厦门、集美、北京的最后拜会。与陈嘉庚先生前后二十多次的接触、交往和谈话,均给黄周规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但使他受到很大的鼓舞和感动,也使他深受陈嘉庚的影响。他对陈嘉庚的敬重在一次一次的见面、谈话、聆听教诲后不断加深。而他与陈嘉庚的深厚友情从以下几个片段就可窥见一斑。

 

 

最初的函件往来

虽然敬仰陈嘉庚,但黄周规在集美学校读书期间,直至1933年黄周规毕业去印尼万隆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没有机会和陈嘉庚见面。而他与陈嘉庚的直接接触,据黄周规在对陈嘉庚的纪念文章中回忆,始于1939年的函件往复。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在万隆的黄周规就开始组织青年职工团体,大力从事宣传抗日筹款工作,不但影响到万隆各大侨团及筹赈总机构,同时也影响到其他各大城市。因此逐渐成为了万隆华侨组织的领袖人物。[1]

1939年,集美校舍被日机轰炸,遭到相当严重的破坏,陈嘉庚抱着抗日必胜的信心,着手筹备胜利后复兴集美的计划,并呼吁南洋各地的集美校友协助捐献款项,准备将来在抗战胜利后复兴集美学校[2]。从这时起,黄周规才开始和陈嘉庚通信。但当时在万隆的校友数量不多,所以捐款数目也不大,因此,他们把募集到的款项直接寄到新加坡给陈嘉庚。

此外,万隆的华侨积极响应南侨总会发出的号召,为祖国抗战积极筹赈捐款。当时所有捐款都要通过总机构汇寄重庆。后听说蒋介石对共同抗日的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歧视,万隆的校友们十分不满。而黄周规也本想另外多捐一些款请嘉庚先生转寄延安。但那时的印尼荷印政府,尤其是在万隆都是国民党势力,对进步思想非常注意,所以他只能从可靠的朋友中筹集一些款项,寄到新加坡请嘉庚先生转寄到延安。[3]

 

与陈嘉庚的首次见面

19413月底至4月初,黄周规和万隆的华侨代表到新加坡出席陈嘉庚先生召开的南洋闽侨代表大会,黄周规被选为执行委员,并列席南洋华侨筹赈总会第二次代表大会。[4]到新加坡后他们就到“怡和轩”去拜访陈嘉庚。在那里,他首次和嘉庚先生会面。黄周规还带了《万隆业余生活会三周年筹赈特刊》送给陈嘉庚,从此他们便有了更多机会接触见面。

在第二届南侨筹赈总会第二次大会开幕时,国民党政府驻新加坡总领事高凌百在会上发言,诬蔑华侨无诚意拥护中央,破坏华侨团结。陈嘉庚先生本想当场让总领事退场,但为了照顾国家体面,暂时容忍,只当即进行驳斥:华侨爱国是爱整个中国,拥护全面抗战。但次日的会议上,陈嘉庚便没有安排总领事的位置。这使得当时代表菲律宾的唯一代表(国民党中央委员)王泉笙十分尴尬,他上台发言表示:华侨对中国外交代表要有所尊重。陈嘉庚均以事实证据进行了反驳。[5]当时国民党政府阴谋反对嘉庚先生继任南侨筹赈总会主席,结果未能得逞。陈嘉庚先生获得多数人的拥护继任主席,其中包括印尼代表庄西言等国民党人的拥护。此外,陈嘉庚在会议上揭露了国民党派海外部长吴铁城下南洋,借宣慰华侨为名,实际是搞分裂华侨的种种阴谋。同时还在会议上宣布,他是看在国家的体面上,不然的话他会把吴铁城搞得丢脸回国。这是黄周规的亲眼所见,陈嘉庚的这种刚毅精神,让他印象深刻。[6]

 

 

 

看望在爪哇避难的陈嘉庚

1942215日,日本攻占新加坡后,陈嘉庚避难到印尼东爪哇。不久,日军入侵印尼,黄周规被捕入狱,1942年底才从日本宪兵的虎口出来。不久他从一位正在东爪哇某地当校长的校友那儿得知陈嘉庚先生在东爪哇避难,并已见过先生。但当时黄周规还被日方监视,于是就以到远地治病为名,特地跟这位朋友去看望嘉庚先生。到玛琅时才知该地已危险四伏,嘉庚先生已转移到玛琅附近的一小城BATU,由一位华侨家属陪同掩护。因当时不便去,所以没有见到陈嘉庚就回了万隆。同年秋,从新加坡来的一位校友刚好要去见陈嘉庚,黄周规便和那位校友一起去看望陈嘉庚。见到陈嘉庚后,看他当时身体还很好,便很安慰。他们在那里住了两天。陈嘉庚和他们聊了很多内容,主要涉及他以南侨筹赈总会的名义组织的各属华侨代表的慰劳团和一批技工回国慰劳战士、伤兵、难民的情况。并与黄周规谈了很多他的想法,由此使黄周规对陈嘉庚有了更多深层次的了解。[7]

 

 

迎接陈嘉庚安全返新

19458月日军宣布投降后,8月下旬黄周规再次去BATU看望了陈嘉庚,并和在玛琅的校友商量,如何使陈先生安全离开东爪哇,经雅加达回新加坡(因当时印尼独立运动时期,社会及交通秩序混乱)。据黄周规回忆,当他见到陈嘉庚时,他高兴地说:“我们胜利了!”可陈嘉庚却没有笑容地说:“怎么胜利了,日本虽然败了,可是我们的领土却失去了一大片。蒋介石为了消灭异己,签字同意外蒙古独立,如果蒋介石没签字,外蒙古的领土还是我们的。”后从据玛琅校友了解到,陈嘉庚本想致电蒋介石,请蒋介石下野,但大家劝他,抗战刚胜利,国内外同胞欢欣鼓舞,在这个时候致电不太妥当,所以这个电报没有发出。

黄周规在BATU住了两天便回了雅加达。后选派陈新盘校友为代表到东爪哇去接陈嘉庚先生。陈新盘会同东爪哇校友护卫嘉庚先生于102日安全抵达椰城。

黄周规在雅加达组织了西爪哇厦大集美校友会,并被选为首届主席。同时,黄周规着手华侨文化进步和爱国事业[8]在嘉庚先生抵椰城后,校友会在新华学校邀请雅加达及西爪哇校友和一些对嘉庚先生敬重的福建侨胞,举行了欢迎会。接着雅加达福建会馆也要为他举行一个欢迎会,但事前劝他最好在会上演说中不提祖国政治。陈嘉庚回绝道:“我有说话的权利,如果我说话受限制,我就不参加了。”此后,福建会馆负责人不敢再强调这一要求,嘉庚先生勉强参加了欢迎会。但在他的讲话中,还是对国民党反动派有所抨击。

10月某日,他们从收音机听到重庆谈判达成“双十协定”的消息后,陈嘉庚意味深长地说:“若真得到民主和平,那比赚什么大钱都更高兴,因为这是全国人民的大福气。不过看起来蒋介石没有那种诚意。”不久陈嘉庚得到从雅加达到新加坡的飞机票,在他临离住所前,黄周规代表校友会讲了几句话,并祝他一路平安,并一直送他上飞机。陈嘉庚回新加坡后新加坡几百个侨团代表举行大会,欢迎他的平安归来。他在大会上的讲话对国民党蒋介石顽固集团予以抨击,对延安艰苦抗日的精神表示赞许。当时马共的《新民主日报》请他题词,他就题了四句:“还政于民,谋皮于虎;蜀道崎岖,爱心如捣。”[9]

 

 

陈嘉庚安全返新后的第一次见面

1947年,黄周规到新加坡为《生活报》找印尼在新加坡的朋友招募股款。由此得机会到“怡和轩”拜访了陈嘉庚先生几次。陈嘉庚原要黄周规在他那儿住,但因和其他朋友一起来新,所以不便。陈嘉庚在新加坡创办《南洋商报》、《南侨日报》之事,全南洋华侨众人皆知。因此,深知报刊媒介重要性的陈嘉庚对黄周规创办的《生活报》也表示了关心。让黄周规寄《生活报》给他看。有一段时间,陈嘉庚因收到的《生活报》经常有误,所以他让黄周规每月寄合订本给他,黄照办了。[10]值得一提的是,本馆现有部分1947年至1949年的《生活报》馆藏,不知道是否是陈嘉庚先生保留下来的。

 

 

 

让黄周规在印尼为集校登报代招生

1950年初,陈嘉庚回到集美,看到集美学校和厦门大学先后被日机和蒋机轰炸,受到严重破坏,他很愤慨,决心重建集美和厦大。在集美小住了一段时间后,他便到新加坡处理了他的一些胶园,筹集资金,为复兴集美和厦大做准备。在新加坡停留了两个月后,他便回国着手修建和扩建集校和厦大(修建和扩建集美学校是用他自己的资金,厦门大学是用他女婿李光前的资金)。[11]

当陈嘉庚在筹备修复扩建集美和厦大时,因当时福建前线还相当紧张,有人劝他暂停,他却说:“我就是要把它扩建起来,看他蒋介石敢不敢再来炸……。”[12]

同年,陈嘉庚亲笔写信给黄周规,告诉黄他扩建集美的计划。后又再次来信说集美学校要增办航海专科学校(大专),以培养远洋和造船业人才,并叫黄在印尼代为登报招生。于是,当时黄周规以西爪哇厦大、集美校友会的名义刊登了招生启事。

 

 

1953年在国内见面

1953年,黄周规应邀参加第三届印尼华侨回国观光团,任副团长,[13]930日傍晚抵达北京机场。参加“十一”国庆观礼后,正、副团长到嘉庚先生北京住所拜见了陈嘉庚,庄希泉、庄明理两位先生也在座。座谈后大家在他的住所门前合影留念。那年,陈嘉庚刚好八十岁,在京的朋友想为他做寿,他知道后便匆匆提前离京回集美了。

黄周规所在观光团后到东北的沈阳、抚顺、大连参观后又回北京参加在怀仁堂举行的第一次侨务扩大会议。之后,便分队南下参观。黄和一些闽属团员回福建侨乡。他们先到福州、泉州,到泉州后便分散回乡,并约定某日到厦门集合。

11月,黄周规从家乡到泉州的路上遇到了一位闽属团员,便同路由泉州乘车到集美码头(当时厦门一带是前线,须在夜晚行车)。清早七点多,他们乘搭“集美号”电船赴厦门时,在船上见到一位老同学,他告诉黄:“校主(嘉庚先生)也在船上。”黄周规便跑去看他。陈嘉庚坐在驾驶房后面的座位上,见黄来了,便留他同坐。他们在船上谈了一个半小时。船到到厦门码头,陈嘉庚的专用车已在码头等着。于是,陈嘉庚邀请黄和另一位同伴一起到厦门大学参观。虽然陈嘉庚已年逾八旬,道路又不好走,但却神采奕奕、步履矫健地一路陪同。陈嘉庚陪他们一同参观了厦门大学的五座新建筑大楼及数座男、女宿舍和大餐厅。参观后陈嘉庚带他们到施工办公处邀请他们吃午饭。午后陈嘉庚用车送他们回了侨务局。

次日与黄周规一同南下的团员都如期在厦门集合。一行二十多人便到集美参观。当时的集美学校董事长陈村牧先生到码头迎接了他们。当时陈嘉庚正在修复他被炸坏的住家,于是便住在集美科学馆对面、以前为校长宿舍、现为董事会办事处的一所房子里。他们就先去拜见了嘉庚先生。座谈后,由董事长陪同参观了集美新建的校舍和集美解放纪念碑。在纪念碑旁,嘉庚先生还要建筑石雕小博物馆。他们去参观时,惠安有名的雕刻工人正在那里施工。接着他们在已修复扩建的集美小学用餐,餐后还参观了小学前面一个郑成功炮垒的旧址。在海边,嘉庚先生还修了两个男、女游泳池,游泳池上面用了许多大长石板作看台。参观完毕后我们回嘉庚先生寓所。嘉庚先生对于解放后,因福建是前线没有搞建设,许多渔民也不能出海谋生感到很难过,他对这些渔民的生活非常关心。随后,他们辞别了嘉庚先生回厦门。[14]

对于正在复建的两校,陈嘉庚他老人家办事认真的作风也让黄周规感受深刻。无论集美或厦大,他都经常亲自下工地视察,甚至他女婿李光前在家乡创办大规模的国光中学,他有时也亲临工地检查。

 

 

1957让黄周规代寻华侨博物院展品

1957年,陈嘉庚创办华侨博物院。创办初期,陈嘉庚写信给黄周规,委托他在印尼搜集印尼华侨文物以及当地特种工艺品、特产、各民族服饰和风俗习惯用品等,有些较难找的东西也可以与印尼博物馆交换等等。陈老先生是黄周规集美学校的老校主,更是他一向崇敬的华侨领袖,更何况办的是华侨博物馆,黄周规自当努力去办。他觉得自己工作面多,能力有限,就特地向“侨总”报告,请侨总派人予以协助,终于不辱使命。期间,嘉庚先生又来一信,说可用图片替代一些不易找到的东西。于是,黄周规到印尼情报部接洽购买一套相当完整的关于印尼各少数民族的风土人情、特产等的图片,并把其说明翻译成中文,用毛笔书写加工后,用挂号邮寄。因当时托人带物品回国恐遭到海关麻烦,所以其余的东西装入大箱交与大使馆文化参赞处带回国。[15]今天,厦门华侨博物馆中许多印尼方面的实物及图片等,均是当年黄周规受陈嘉庚之托搜集组织来的,有的还是他亲手找来的。[16]

 

 

1958年探望病后的陈嘉庚[17]

1958年黄周规回国观光省亲。在印尼时,他就得悉嘉庚先生病重住于上海华东医院,周总理曾亲临医院探望。9月中旬,在抵达上海后黄周规便马上到医院去看望嘉庚先生。当时陈嘉庚的病情已有好转。陈嘉庚的八子陈国怀当时也从新加坡回来照顾。见到黄周规来后,他老人家很客气,马上起身坐在沙发上与黄周规谈话。谈了半小时黄周规便告辞出来了。

之后,黄周规经南京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从中侨委的同志那得知,嘉庚先生病情已好转出院并回集美了。于是,黄周规在参加国庆后,坐长江轮到武汉、南京,经上海回福建。11月底抵达厦门后,他便到集美去拜访嘉庚先生。那时陈嘉庚已迁回被炸后简单修复好的旧居。陈嘉庚无论做何事都以公事为重,而自己却过着简朴生活的作风,让黄周规更生敬重。

 

 

1959[18]

1959年嘉庚先生和他的秘书叶君到黄周规在厦门的住所,但因其住所要上很多台阶,叶君便先上楼看黄在不在家。黄周规和叶君商量后觉得不便让陈老先生上那么高的台阶,所以便同叶君下来到嘉庚先生车上,然后与他同去集友银行谈话。在那里,陈嘉庚告诉他正在请一位油画家画集美学校全景的巨幅油画,问黄有关印尼各地集美、厦大校友会和集美、厦大校友负责团体的情况,他准备赠选集美学校全景油画给这些团体。黄周规将情况告诉他后,商量决定先寄三幅画到雅加达、泗水和巨港。黄周规托人先把画带到香港再转到印尼。

四月中旬,黄周规到北京参加“五一”劳动节时,嘉庚先生那时已先到北京烤电治疗(他眼睛上有瘤),那期间黄周规和他的女儿也到嘉庚寓所探望他几次。当时因烤电缘故他的一只眼睛已不能张开,所以不便与他合照留念。嘉庚先生和他谈起国家建设情况,并告诉他得病之前,他从西北至新疆,东北至牡丹江,南至海南岛,全国各地都参观访问过,看到全国各地工农业建设的进步发展,心里感到很高兴;只是在大连时看到集美航校合并到大连航校后办得不好,感到非常可惜。

五月下旬,黄周规到东北参观了六个城市,回北京稍事休息后,便南下到青岛、济南,再回到厦门。刚好福建省侨委、侨联和投资公司三个会议八月在厦门举行,他被邀参加。省侨联成立大会那天,特邀嘉庚先生讲话,省有关负责同志知道他和嘉庚先生的关系,特邀他上主席台陪陈嘉庚。陈嘉庚在发言中除了对省侨联的成立表示祝贺,也谈到了有关建设中的缺点,特别是对他亲自设计的海潮发电站,因在施工中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去做,以致水力甚少,发电力未能达到设计要求一事表示遗憾。

8月底,黄周规准备上北京参观第一次全国运动会前,几十年未发生过的十二级台风席卷厦门,厦门一带损失巨大。台风过后,黄周规再到集美去看嘉庚先生,并问他准备何时上北京,他当时有点伤感地说:“我不去了,我想留下来处理遭到台风巨大破坏的校舍。”黄周规听校友说,台风过后当他巡视校园,看到被台风破坏的集美校舍,流下了眼泪。黄周规到北京后,听侨委的同志说,总理听说嘉庚先生不来北京,便打了电报请他到北京参加十年大庆。国庆前几天,华侨大厦举行落成典礼,请他剪彩,在举行的庆祝会上他讲了话。国庆后黄周规原准备十一月乘船回印尼,因雅加达侨总主席于十月八日回印尼时被逮捕,黄周规收到电报要他缓行,黄周规便暂留北京等候消息。这期间他再去拜候嘉庚先生,陈嘉庚劝他不要走,“不要拿头发去试火”,但他说为工作他不能不走。

当时印尼掀起大排华,“十号发令”规定县以下外侨(华侨)不得居住和营业。中侨委召集各省侨委负责人到北京开会,对形势做一些研究后决定全国侨联12月去上海开会研究对策。当时嘉庚先生要提前到上海,黄周规到火车站送行,中侨委正副主任等也前往送行。陈嘉庚被安排在一间软卧车厢,中侨委廖承志主任(原主任何香凝调任人大副委员长,廖副主任被提为主任)上车与他交谈,廖主任下车后,方方副主任也上车与他谈话,此时其他副主任也推我上车与嘉庚先生交谈,黄周规便上车话别,并祝他一路平安,会议成功。令黄周规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分别竟成了与嘉庚先生的永别。

 

 

在印尼为陈嘉庚逝世筹办追悼会(1961

1961812日,北京传来陈嘉庚先生逝世的噩耗,黄周规悲从心来。雅加达华侨马上组织了追悼陈嘉庚先生筹备会,黄周规担任副主席。820日上午,追悼会在侨总礼堂举行,到会的华侨代表1000多人,我国使领馆及印()中友协代表都参加了。礼堂前厅悬挂着那幅嘉庚先生托人画的、1959年委托黄周规带回印尼送给厦大和集美校友会的集美学校全景图。[19]在庄严肃穆的追悼会上,黄周规报告陈嘉庚先生的生平。他说,爱国老人、华侨领袖嘉庚先生的逝世不仅是华侨的一个损失,也是国家的一个损失。他回忆自己进集美学校入学考试所作的“我所崇敬的伟人”一文中,写到所崇敬的几位伟人,其中一位就是陈嘉庚;说到陈嘉庚爱国办学、抗日救国和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以及毅然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光辉事迹和卓著功勋;说到自己和陈嘉庚的交往、友谊和20多次会面:印尼、新加坡、北京、上海、厦门、集美;说到老先生的循循善诱和音容笑貌,几次泣不成声,无法卒读。到会的人听了均唏嘘不已。[20]

随即,黄周规撰写了《悼念母校创办人陈嘉庚先生》一文以示对陈嘉庚逝世的痛心,并发表在了海内外报刊杂志上。[21] 1981年,陈嘉庚逝世二十周年,黄周规又提前详撰了《纪念集美、厦大母校创办人趁先生逝世二十周年》一文,以示对陈嘉庚的怀念。这两篇文章的全文现均收录于《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一书中,使我们有幸了解了以上这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并为他们的深厚交往所打动。[22]

 

 

黄周规对陈嘉庚的评价

在历次交谈中,陈嘉庚时常不厌其详地叙述他在抗战时期回国慰劳抗日将士的经过和见闻,也不厌其详地谈到他回国参加祖国建设以及他游历全国各地看到祖国各方面建设突飞猛进的情况。他谈到国贼汉奸的无耻和帝国主义的横蛮时,时常义愤填胸,激昂慷慨,甚至咬牙切齿。而谈到新中国的光辉成就和美好前途的时候,又眉飞色舞,满脸笑容。“在前后二十多次的接触、交往和谈话中,他给我的印象很深,使我受到很大的感动和鼓舞,也给我很多见识和教育。他那大义凛然的精神,他那诚挚而慈祥的风度,令人追思不已!

“他有着谦逊、和蔼,对人关心备至,对公事、国家大事非常认真等许多优秀品质,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光明磊落堪为楷模的一生,更给我很多的教育,使我敬重。”“嘉庚先生一生的言行和事迹,值得后人学习的地方很多。他除了倾家兴学的美德外,生活朴实,不尚奢华;;他眼光远大,明辨是非,支持正义,爱护真理,胸怀仁慈而又疾恶如仇。他热爱祖国,关心人民生活,爱戴毛主席,拥护中国共产党。总之,他爱憎分明,立场坚定。凡是符合于真理正义的事业,他始终竭力支持;不利于国家人民的事,他就以大无畏的精神,抨击反对。”

“总括陈嘉庚先生的一生,他有崇高的品格,坚定的思想,一往直前的奋斗精神,爱国爱人民的高贵品质。这是全体华侨的好榜样,值得后人学习。他毕生尽瘁于崇高的爱国事业,可也亲眼看见了理想的实现,看到了新中国的诞生、成长和壮大。现在,他已与世长辞了,但是,他的事迹将长留人间,他遗留下来的教育事业也将日益发扬光大。新中国的万丈光芒,将永远照耀着全国人民前进,也将永远照耀着集美、厦大前进![23]

 

 

受陈嘉庚的影响

从与陈嘉庚不下数十次的接触和交往中,陈嘉庚先生崇高的品格,坚定的思想,一往直前的奋斗精神,爱国爱人民的高贵品质不但给黄周规留下了深刻印象,也深深影响了他。黄周规不但对陈嘉庚钦佩无比,也深受陈嘉庚的影响。让黄周规在印尼成就了一番爱国事业,成为了另一位值得我们缅怀的一代印尼侨领之一。(具体请见上期介绍)

 

 

参考文献:

[1][3][6][7][9][12][14][15][17][19][22]《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220

[2]另参见助款兴集校,《南侨回忆录》P60

[4]《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69

[5] 参见《南侨回忆录》四五二——四五五,413-416

[8]《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10

[13]《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70

[16]《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60

[20][21]《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60-61

[23]《纪念印尼侨领黄周规——黄周规先生爱国事略》,P216

 

 

(陈俊林)

 

华侨回国观光团全体团员参加第一次全国侨务扩大会(195311月摄于中南海怀仁堂)

195310月,印尼华侨第三届回国观光团正、副团长在北京拜会陈嘉庚先生,在座的还有庄希泉、李铁民、庄明理等中侨委副主任

195311月,华侨回国观光团在集美拜会陈嘉庚先生(前排左三),前左二为黄周规

195311月,华侨回国观光团在集美拜会陈嘉庚先生(左四),左五为黄周规

195311月,黄周规访问集美侨校时与陈嘉庚先生合影

195311月,黄周规访问集美,与集美侨校元老陈村牧先生合影

1961820日,雅加达中华侨团总会、各侨团代表举行陈嘉庚先生追悼大会,捣毁的侨团代表、使领馆代表及印中友协代表1000多人。黄周规代表大会报告陈嘉庚先生生平

1961820日,中华侨团总会、各华侨团体隆重举行陈嘉庚先生追悼大会

.

1961820日,陈嘉庚先生追悼大会后,大会筹委及各界侨领和部分代表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