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厦门

陈嘉庚与他的英国国籍

    2014年08月14日 

 

对于侨居新加坡近半个世纪的陈嘉庚来说,新加坡就是他的第二故乡。自190411月其父陈杞柏在新加坡获英国海峡殖民地行政院批准加入英国国籍后,[1][2]1916年,英殖民政府赐给陈嘉庚英国国籍。[3]直至1950年,陈嘉庚回国定居,1956年决定彻底放弃英国国籍。[4]从头至尾,陈嘉庚在实践“爱国无党派”的同时,也体现着“爱国无国籍”的一代华侨华人的伟大爱国之情。诚然,英国国籍为从事实业开创时期的陈嘉庚带来了便利,但二战后,在是去是留的问题上,陈嘉庚义无返顾的选择了放弃。个中原因比较复杂。

 

获赐英国国籍

自英国殖民者入侵并占据新加坡后,对于华人占人口决大多数的新加坡,聪明的英国人从伊始就实行“以华制华”“分而治之”的政策,不但利用华人的力量来维护、巩固他们对新加坡的殖民统治,还利用华人的聪明才智、吃苦耐劳的优良品性来发展、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使华人成为界于英殖民政府与本地土著人之间的桥梁和纽带。

189017岁去新加坡后开创实业后,从涉足米业开始,到开办菠萝罐头厂、种植胶园、购买轮船开展航运等,经过若干起伏跌宕,陈嘉庚在新加坡站稳了脚跟。不但入主当时的富人俱乐部——怡和轩俱乐部,同时在慈善等公益事业等各方面渐露头角。

当时的新加坡是十足的金圆主义世界。地位高低往往是以资产的多寡来衡量。陈嘉庚这时既已在华侨上流社会占有一席,英殖民政府从“以华制华”的统治需要出发,对他自然很感兴趣,另眼看待。他虽是“唐山客”(中国移民),不是当地出生的“峇峇”,不识英文,不懂英语,根本不符合当时颁布的《1914年英国国籍和外国人身份法案》可获批英籍的条件。1916年,英国人赐给陈嘉庚英国国籍,争取他的合作。[5]陈嘉庚当然也不拒绝,因为这对扩大商业活动范围提供了方便。[6]之后的事实证明,确是如此。

 

丢失护照及入国籍证书

19422月,在日本人即将占领新加坡之前,陈嘉庚离开新加坡在苏门答腊登陆,打算继续到万隆。226日,他往爪哇的南海岸芝拉丸,被荷兰当局阻拦,被要求交出英国护照和英籍身份证。后又被指示到吧城,向荷兰移民官员申请取回身份证和护照。28日,陈嘉庚到吧城时,日本人已占领该地。移民办事处已关闭,他也就无法再申请取回身份证和护照。因有人告诉陈嘉庚,在日本人占领爪哇期间,吧城所有的档案都不见了。所以,据陈嘉庚自己推断,他的身份证和护照或许也早已被毁。[7]

1949120日,在新加坡的陈嘉庚接到毛泽东电邀。于是,他决定应邀于同年5月回国访问。随即,陈嘉庚找其子陈国庆,让他帮其去办回中国的护照。但因他原有的护照和入国籍证书在吧城让荷兰殖民当局弄丢了。所以必须向移民局说明当时把证件丢失的混乱情况。陈国庆按其父嘱咐,去找了其父原来的律师,由他给殖民局秘书写了一封信,说明证件丢失的情景,并告之陈嘉庚要回中国,需办一护照。所幸,英殖民秘书很快来了回信:“政府因原始记录已经丢失,不能再给陈嘉庚先生一份入籍证书;虽然他丢失了证书,但这不影响他仍为英国的臣民,以上意见已通知移民局,陈先生可以办理必要的护照和其他旅行文件。”[8]这样,陈嘉庚得以顺利于194955日离开新加坡,回国参政议政。

 

英籍让他顺利回新

回国后,在北京,陈嘉庚不但被选为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委员,还与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一起参加了开国大典,一同感受了新中国成立之喜悦。

在北京时期,陈嘉庚与周恩来总理曾就有关中国和海外华人的关系问题进行过讨论,周总理劝海外华人自行决定自己的国籍。[9]

19501月,陈嘉庚给其子陈国庆写了封信,信中说:在1949930日举行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他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的委员。他想知道,他已是新成立的中国政府成员。新加坡政府是否同意他返回新加坡,如果新加坡拒绝,他将返回中国,继续过退隐生活。收到父亲的信后,陈国庆即去询问,得到英政府的答复是:英殖民政府不反对陈嘉庚回新加坡。于是,他把这一消息告诉了远在中国的父亲。1950215日,陈嘉庚乘飞机回新加坡。[10]而据当时的《新加坡政治报告》记载,就是因为陈嘉庚的英国国籍使英当局无理由拒绝陈嘉庚回新。而就是否允许他回新以及回新后是让他居留还是扣留,在英政府给予具体答复前曾进行了一场不小的争论。后据种种分析,英政府决定让陈嘉庚安全回新,不过将异常关注他的活动。[11]

回新后没几日,陈嘉庚告诉陈国庆他打算告老回故乡集美,让国庆做他在新加坡的代理人,处理他在新的全部事务。并随即请律师来草拟代理人授权证书,办理相关手续。在果断的做了决定,并迅速的办完一切手续、处理完一切在新事务后,1950531日陈嘉庚离开了新加坡,回国定居。

 

支持新加坡华人争取公民权

回国定居后,陈嘉庚对新加坡的社会动向仍异常关注。1956年,新加坡社会正热烈开展争取公民权运动,陈嘉庚对此极表赞同。同年10月,他在北京同来访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高德根会见时说:“过去在殖民地政府统治下的新加坡人民,除了英籍民外,其余都被当作外国人看待,即使已在新加坡居住数十年,也享受不到丝毫的公民权利。虽然如此,但他们仍然热心公益慈善福利事业,对当地社会尽其应尽的责任。”“现在你们新加坡即将自治独立,你们既已把新加坡当作永久居住的家乡,就要争取成为新加坡的公民,效忠新加坡,并要比过去在殖民地统治下的我们一辈,更加努力为你们的新国家效力。”陈嘉庚的这番最新见解给高德根留下深刻印象。1961年他回忆说:“那时,陈先生离开新加坡已多年,年纪已八十多岁,我真意料不到他仍然走在时代的最前头,认识得比我们当时一般人更彻底更清楚,实在不愧为一个伟大的先知先觉者。”

19596月,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竞选中获胜,并宣布新加坡自治独立,李光耀任总理。陈嘉庚闻讯,即向李光耀致信祝贺。[12]

 

放弃英国籍

回国后的陈嘉庚是忙碌的。而新马的政治自治、合并、独立风潮此起彼伏。或许是预见到新加坡社会格局即将发生比较大的变动。1957年,陈嘉庚写信给其子国庆,说他已告老回国,并在中国政府任职。因此,保留英国国籍不妥。他要陈国庆告诉他们的律师伊伯尔和陈先生,他希望放弃英国籍,并希望他们代办一切必要的手续。并随信寄去一封陈嘉庚已在集美区政府官员面前签了字、并加盖集美区公章的放弃英国国籍的声明。请他们把此声明呈交新加坡当局,通知他们,他已放弃英国籍。[13]由此,陈嘉庚完全放弃了拥有了40年的英国国籍。

 

放弃英国籍之原因分析

由上我们大致了解了陈嘉庚获得及放弃英国国籍之前后。但陈嘉庚没有在1950年回国即放弃英国籍,而是在1956年选择放弃,据笔者分析,应该是当时的诸多原因促成。

一、新加坡方面。二战后,整个东南亚的民族复兴运动层起叠涌,英殖民政府面对的一大挑战就是马来亚共产党(简称马共)的威胁。而在1940年回国慰劳后返新的陈嘉庚,其政治立场已发生了转变,呈现明确的亲中共倾向。在当时左翼及国民党均被打压、抵制的时期,陈嘉庚表现出的亲中共行为和言论引起英殖民政府当局的恐慌和不满。但考虑到陈嘉庚在当地的威望,以及日占时期陈嘉庚有过亲英助英之行为等,经托人劝陈嘉庚有所收敛,让其肃清与马共的关系、明确政治立场等无果后,英殖民政府与陈嘉庚的关系日渐紧张。[14]在这样的政治压力下,让陈嘉庚有了离开的想法,毕竟虽有英国国籍,但自己的爱国心无法改变的。

二、国内因素。回国定居后,陈嘉庚分别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常务委员。又在人民政府协商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他被选为副主席。在此期间,又被选为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参加了许多重要会议,提出了诸多建设性意见,发表了若干讲话。亲身感受到了新中国主人翁的伟大民主政治。因此,与在新加坡事事受当地政府限制、寄人篱下的巨大落差,让陈嘉庚有种归属感。

三、万隆《双重国籍问题的条约》的签订。19554月,周恩来参加了印尼万隆会议,代表中国政府与印尼政府签订了关于双重国籍问题的条约。解决了历史长期遗留下来的华侨国籍问题,使华侨有权选择当地国籍。同时,周恩来把华侨比喻成嫁出去的女儿,鼓励华侨落地生根,参与当地的建设发展,但如果想要回娘家,祖国同样是很欢迎的。应该说,这对陈嘉庚的触动是很大的。他闻讯后十分高兴,认为这是华侨社会的一件大事,并于53日发表《庆祝关于双重国籍问题的条约的签订》一文,对此表示无条件支持。[15]

四、自身原因。1956年的陈嘉庚已有83岁。对于年迈、身体欠佳的他来说,在1950年决定回国定居时即无再回新加坡的打算。况且,在他回国后的岁月里,扩建集美学校是他最主要的中心任务。因此,留有英国国籍已无任何实际意义。以上种种,最终促使陈嘉庚决定放弃英国国籍,了断对新加坡的牵挂,重新完全回到祖国的怀抱。

 

 

 

参考文献:

[1]http://www.xmnly.com/backup/read.asp?id=81

[2]杨进发,19世纪新华闽帮帮领之一——陈杞柏,《陈嘉庚研究文集》,P6-7

[3][5]杨进发:战前星华社会结构与领导层初探》第167页;

[4][13]陈国庆,《回忆我的父亲陈嘉庚》,P104-105

[6]《陈嘉庚年谱》,P18-20

[7]陈国庆,《回忆我的父亲陈嘉庚》,P105

[8]陈国庆,《回忆我的父亲陈嘉庚》,P92-93

[9]杨进发,战后的陈嘉庚与英国政权,《陈嘉庚研究文集》,P211

[10]陈国庆,《回忆我的父亲陈嘉庚》,P97-98

[11]杨进发,战后的陈嘉庚与英国政权,《陈嘉庚研究文集》,P210-211

[12]陈嘉庚的一生1http://bbs.cntv.cn/thread-11242331-1-1.html

[14]杨进发,战后的陈嘉庚与英国政权,《陈嘉庚研究文集》,P206

[15]陈共存口授、洪永宏编撰,《陈嘉庚新传》,陈嘉庚国际学会、八方文化企业公司,200312月,P347-348

 

 

(陈俊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