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厦门 >> 学习嘉庚精神

陈六使——弘扬嘉庚精神代表人物之一

    2014年09月18日 

陈六使

——弘扬嘉庚精神代表人物之一

    新加坡华侨领袖、海外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的倡建者陈六使,因心脏病突发,于1972912日不幸去世,享年76岁。陈六使一生最景仰的人物是陈嘉庚。他尊陈嘉庚为导师,奉他为模范。六使乡贤已辞世40余载,但他倾资助学、爱国爱乡、为旅居同胞谋权益……多少感人事迹,时至今日仍为人们所难忘怀。

http://www.xmweekly.com/Uploadpic/20144916307403.jpg

http://www.xmweekly.com/Uploadpic/201449163015482.jpg

 

出身贫贱 创业维艰

  1897年农历五月初八,陈六使诞生在福建省厦门市集美村一个贫苦之家,他排行第六。由于过度劳累、贫病交加,在陈六使5岁时,父母相继离开人间。后来,他三哥陈文确、四哥陈科斗在亲友资助下过番谋生,家庭生活才开始有了转机。

  1916年陈六使投奔三哥、四哥,也飘洋过海到了马来亚。最初在著名侨领陈嘉庚创办的谦益橡胶公司所属的橡胶园当估俚”(劳工),埋头苦干,勤俭朴实,加之他曾在陈嘉庚先生为校主的集美学校读过几年书,粗通文墨,人际关系又好,得到陈嘉庚的赏识,被提拔到一家橡胶厂当职员。他肯动脑,善于调查商情,工作认真负责,在谦益公司任职9年间,积累了不少经商办厂的经验,与实业家们建立了比较广泛的联系,为他日后自己经营企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24年,陈六使和三哥陈文确合资创办一家橡胶公司,为表示感谢陈嘉庚的知遇之恩,公司命名为益和,他任总经理。他凭借精明干练的办厂本领,及时掌握世界的市场动向,往往比同行业棋高一着,使益和公司能在困境中求生存图发展。30年代中、后期,益和公司已被列为新加坡、马来亚著名的橡胶企业之一了。日寇的铁蹄蹂躏南洋群岛时,益和公司遭受严重损失,一切经营活动都停止了。

  日本投降后,陈六使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医治战乱的创伤,恢复公司,重整家业。随着新加坡、马来亚经济复苏和战后国际工商业的振兴,尤其是打通同中国、苏联、东欧的贸易的渠道之后,他的益和橡胶公司和李光前(陈嘉庚之婿)的南益橡胶公司,成为执新、马橡胶业牛耳的两家最大的橡胶企业。

  在此期间,陈六使先生独办或合资经营了协和橡胶有限公司、亚洲联合企业公司、亚洲保险有限公司、亚洲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大石水泥有限公司、马来亚纸制品厂、合众纸厂等企业,他先后担任上述一些公司的董事长或总经理。陈六使在金融界也有一定的资本和地位,曾任新加坡华侨银行董事、香港集友银行董事会主席等职。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创业,陈六使终于成为名闻东南亚的华侨企业家。

乐善好施 爱国爱乡

 富甲一方的陈六使,积极参与华侨社团活动,慷慨捐助公益事业。特别在陈嘉庚思想言行的熏陶下,对兴办文教不遗余力。1933年,陈嘉庚先生所经营的企业遭受挫折,为厦门大学、集美学校提供经费有困难,陈六使便每月捐助法币500元。1936年,陈嘉庚先生筹集16万叻元(当时新加坡的货币),买下400亩橡胶园,以其收益为厦门大学的办学基金,其中就有陈六使赞助的5万叻元;芦沟桥事变后,日军大举进攻中国,厦门市、集美镇都遭日机轰炸。为修复校舍及建立长期办学基金,陈嘉庚于1939年发动在南洋群岛的集美校友,捐募200万元法币。陈六使带头响应,慨解义囊,委托上海华侨银行代购公债券100万元,其利息每年有6.1万元用作集美学校的基金。此外,在陈嘉庚的倡议下,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筹集中华大会堂及图书馆,以弘扬优秀的中华文化,需投资20多万叻币,作为中华总商会的委员陈六使,认捐了14

  1941年底,日军突袭马来半岛,英国殖民者的军队兵败如山倒。当时陈嘉庚预见到新加坡即将沦陷,要陈六使将款汇存故乡,可待抗战胜利后,再招多少,在福建省或即在厦门,开一福建兴业银行,然后由此银行发起招股,创办轮船公司、保险公司,或闽南铁路、安溪铁矿及石灰厂与其他有关民生事业。不但帮助中国发展实业,而南洋闽侨,方有投资中国之机会,吾侨有志裨益乡土,舍是莫可为功。陈六使接受上述建议,立即分两次共汇款700万元回中国,并且明确交代:集美学校如需要,可以支取。这充分说明陈六使造福桑梓的赤子之心。他是回国投资建设家乡的先行者、带路人,陈嘉庚和他开创的这种优良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

  19494月间,陈嘉庚先生应毛主席的邀请,准备回祖国参加全国政协筹备会议共商国事。当时任福建会馆副主席的陈六使在欢送陈嘉庚先生回国大会上,祝词说:

  今日吾侨之欢送会,当有重大之希望。尤其是希望陈嘉庚先生能在政治安定下,对吾福建之工业应如何建设,矿产应如何开采,道路应如何修筑,商业应如何发展,计划一切,作一领导者,指示吾侨。使吾侨竭尽财力以追随陈先生左右,众志成城,以冀实现陈先生之计划。

  这是陈六使的肺腑之言,他这样说,也这样做了。他逝世前仍为建设福建、促进祖国的繁荣富强、发挥一代侨领的应有作用。

坚持立场 为民请命

  日本军国主义者南进时逃之夭夭的英国殖民军,战后卷土重来,妄图再度奴役新、马人民。陈六使并未置身事外,而是和绝大部分华侨工商界人士,参加了19482月的全马来亚的总罢工、总罢课、总罢业,反映了马、华、印各族群众要求民族独立、彻底结束殖民统治的不屈不挠的意志。

  1950年当选为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华侨、华人工商界的最高组织)会长的陈六使,亲自在新加坡飞机场主持一次大规模的反对殖民主义的群众集会,并走上街头示威;同时,致函英国政府,为新、马华裔争取永久性的公民权,社会反响极为热烈。

  1953年,陈六使和叶平玉、高德根等华人领袖,同制宪委员会主席、英国殖民当局的代表林爵士谈判华人公民权利问题。他顶住威胁利诱及其他形式的压力,不卑不亢,充分反映广大华人的合情合理的愿望。经过斗争,新加坡终于摆脱罪恶的殖民主义统治,占全国人口34的华人终于成为这个新兴岛国的主人。陈六使功不可没。

兴办华教 鞠躬尽瘁

 陈嘉庚回祖国参政后,陈六使继任福建会馆主席。他继承和发扬嘉庚先生倾家兴学的优良传统,积极筹备发展华文教育的基金,亲自担任福建会馆属下五校的董事长,积极改善办学条件,扩建校舍广收华侨子女入学。最能体现陈六使维护中华文化、发展海外华文教育的坚强意志、鞠躬尽瘁和丰功伟绩的,当推他倡建了海外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

  战后,新加坡殖民当局采取压制华文教育的政策,对华文学校的师资、教科书设置许多障碍。1951年马来亚联合邦(实权由英国人派来的钦差大臣所控制)颁布的商业法令明文规定商业簿记一律用英文或马来文,不准以华文记帐。这种歧视政策,使陈六使深深感觉到处兹状况之下,我新、马华人低眉相争,负手傍徨,减不知明日命运又将何似?陈六使在群贤毕至的会议上和新、马华文报刊上呼吁:

  我今日300余万新、马华人,独忍坐视母语教育、祖宗文化之形消迹灭于我足所践履、手所经营且将以新国姿态与世人相见的土地耶?独忍后世子子孙孙不知谁是父母祖宗,且不自知其为华人也耶?

  余每振触及此,心中如焚,思办一中国式大学试挽狂澜,冀希中华文化永如日月星辰之高悬朗照于新、马以至全东南亚,蓄之有日矣。

  这些铿锵有力、发自肺腑的话语,表达了陈六使和广大华人维护中华文化、誓不忘本的美好愿望和强烈感情。

  为了筹措创办南洋大学的巨额资金,陈六使表示愿竭尽全力,与广大社群合作,共观厥成,甚至破产也在所不惜,并率先捐款500万叻元。资助如此巨款,立即引起热烈响应,新、马297个主要华人社团派代表推举陈六使和12个大社团共同组成了南洋大学筹备委员会,陈六使任主席;福建会馆捐献500英亩土地作为兴建南洋大学的校址。整个华人社会掀起为南洋大学添砖加瓦的捐资热潮,从富商巨贾到贩夫走卒,从退休估俚到家庭女佣,都各尽所能踊跃捐输,金额从几十万元到几分零用钱(小学生的)。经过3年多的筹建,南洋大学于1956315日正式开学。在这所海外第一家华文大学的开学典礼上,陈六使眼含热泪宣告:今天是海外华人最光荣的日子,因为数年前华侨南渡,经历无数的折磨与苦难,终于凭本身的力量与奋斗,今日建立起一间大学。

  自1953年至1964年间,陈六使一直担任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他为学校的发展、校舍的扩建、师资的选聘、图书资料和科研仪器的采购、教学质量的提高、师生生活福利的改善等,付出许多心血。1964年,他由于年迈力衰而辞去执委会主席职务,但仍竭尽所能继续为南洋大学的发展作出贡献。

  南洋大学自1953年创办到1980年与新加坡大学合并为止的20多年间,为新、马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华人培养了成千上万的专业人才,其中不少学生后来获得国际上知名大学的硕士、博士学位。他们或在新、马政府机构,华人政党和重要社团担任领导职务;或已成为工商界的巨子;或在美国、加拿大、香港、澳大利亚等地大学任教。实现了陈六使当年倡建南洋大学时所确立的维护华人文化及培养当地建设人才的宗旨。

19729月陈六使逝世时,新、马各界均举行隆重的追悼会。出殡时,执绋送葬者近7000人,街道两旁自动默立致哀者不计其数。

(摘自人物abc网站)